几张古典文献的图片,竟然在网上掀起一片热潮。

这本古典文献,是在敦煌出土的《凶吉书仪》,是用来记载那个年代关于婚丧嫁娶的记录体书籍。

这是正热的那张典籍的正面,端正严肃。

此是郎,此是马:千年前小可爱的字与画,流传至今的暖与爱

而这,是引燃该典籍的背面,充满童稚手笔的字与画,兴致盎然,与正面形成鲜明对比。

此是郎,此是马:千年前小可爱的字与画,流传至今的暖与爱

看,“此是郎”,应该是“此是狼”。

该娃儿应该年纪还小,还不懂怎么区分“狼”与“郎”,根本不懂里面深藏的成人世界里的善与恶。

画里的牛长着长长的毛,不知道他看见的是不是牦牛?

黄羊站姿挺拔,眺望远方,可能是娃儿爹带TA出去游玩时,见到的攀上山顶傲视远方的远观黄羊景象。

至于狗儿与兔儿,都是欢快奔跑的姿势,狗儿尾巴翘起,兔儿尾巴下垂,估计这娃儿身边就能时常见到它们,将它们的神态都传神了出来。

再来看这一张。

此是郎,此是马:千年前小可爱的字与画,流传至今的暖与爱

依然是画笔稚嫩的蛇、羊、马。

蛇在游走,马有奔跑的,有安静思考的。

不过,这只羊,应该就是平原地区常见的一般的羊了。

最可爱的是那只大虫,竟然站了起来,体态还很苗条。

好想知道那只大虫看见了什么,那么欣喜想要扑过去的样子。

下面这张就不太容易看清了,有工笔画,也有毛笔字,两者交叠。

此是郎,此是马:千年前小可爱的字与画,流传至今的暖与爱

老鼠嘴巴尖尖特征明显,猪好像长了獠牙,难不成是野猪?

龙的气势较弱,估计TA也没见过龙吧。猿倒是很像个人的样子,是不是家长告诉过TA:人是从猿变来的?

简单的笔画,这个娃儿竟然将这些动物描绘得神采奕奕。

难得的是,TA还在每个动物上方做了标注:此是某某(动物名称)。

不得不说,这个娃儿还是个心思比较缜密的小可爱。

除了工笔细腻的动物简画与文字标注,书页中还有用毛笔在上面涂鸦了一些字,能依稀看出“龙”、“王”、“力”、“恋”、“名”、“莫”等字,不知其意,可能是在临摹。

此是郎,此是马:千年前小可爱的字与画,流传至今的暖与爱

不过,毛笔与工笔的笔迹,一个有点闲散,一个稍显遒劲,看来不是一个人的笔迹。

那么,有可能是两个娃儿所为。

想象一下他们在爹的书籍后面一起作乐的情景,简直不要太可爱了。

典籍中的字,有人认为过于简单,不像是古代的字。

其实,中国的汉字,在秦朝时就已经出现了简化的字。

当时,秦朝统一文字的“小篆”书写要求较高,写起来也慢,于是民间就出现了许多的简便字体。

对于这两个娃儿的字与画,大家纷纷表示:好萌啊!

古代是没有兴趣培养一说的,小孩子们幼时练习的字与画,当时一般的父母也不会留下来作为纪念。

这两个娃儿的涂鸦的字与画,能在千年之后出现在我们眼前,一是TA们的幸运,无意中在爹的正书背面做了涂鸦,爹也没将这页扯下去;二是我们的幸运,能一睹千年前小可爱的画风与笔风。

而小娃儿们的涂鸦,其爹没有发现的可能性虽说不大,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小小娃儿,就会写字,会画画,而且不止一个娃儿在学习,这是爹妈为TA们创造的条件。

也许,正是这位爹对娃儿们的疼爱,才使得这张珍贵典籍保存了下来,流传至今。

这里面,饱含的,却是千百年来,父母亲对孩子的暖与爱。

这些暖与爱,照亮了已随历史逝去的无数个黑夜。

也让我们更加珍惜与熊孩子们一起成长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