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1)


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2)



编者按——

“合体”概念的明确提出与阐释在当代,但合体现象自古有之,郑雪峰先生认为,行书即是古人将楷书与草书自觉合化而成的。前有轨范,给我们今天主动创造、拓展“合体”书法提供了更坚定的信心和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3)郑雪峰1967年生於遼寧興城

葫蘆島渤海船舶職業學院副教授

《中國書畫》、《中華書畫家》編輯等

学术著作:

《來鴻樓詩詞》

合著《名碑名帖集聯》

《遼西三家詩》等






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

□ 郑雪峰


公者《“合体” —— 书法第六种字体的客观存在》是一个比较新颖而且对于书法实践具有指导意义的短文。传统书学观念更重视纯粹,对杂糅采取漠然的态度,实践中只有少数的书家作出了有益的探索。而今日的书学观念力主创新,升华杂糅为合化则是一个很实用的出新手段。当今书学界虽然有人注意到杂糅,但仍然缺少对之升华的主张疾呼,本文提出的“合化”一词,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概念,因之总结前人的优缺得失,以资借鉴,于创作必将大有裨益。书法古称四体书“真草隶篆”,这四种字体各自成熟之前的杂糅是一种书体向前发展中上一代字体自然的残留,它的创作是以上一代字体为依托的向前探索,其形成具有极大的偶然性。待四体书成熟之后,有意的糅合两种已经成熟的字体,则是一种目的性和手段性都很强的创造,也有很强的可控性。书体的形成是不断满足实用方便的结果。实用的要求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书写者角度的快捷;另一个是阅读者角度的易于辨认。篆隶草的演变是出于书写速度上的需要,真(楷)书则是出于对草书难于辨认的反思,参用隶书而新创。行书则是同时满足快捷和易于辨认的最佳选项。唐张怀瓘《书议》云:“夫行书,非草非真,离方遁圆,在乎季孟之间。兼真者,谓之真行;带草者,谓之行草。”则是道出了行书是楷草二体合化而成的消息,约略以楷书的结构和草书的笔法弥纶而为一体。形象地说,行书是楷书与草书的孩子。后人所认定的“行草”“行楷”都仿佛在说这个孩子是像父亲多一些还是像母亲多一些。这是人们根据已有的字体,目标和方法都非常明确的一次创造。是与真草隶篆四体自然渐进式形成完全不同的主观设计。完满地解决了书写实用性的两条主要需求。因此,它成为了日常生活中最实用的一种字体,同时也是最后一种书体。将来是否还会有新的书体产生?我觉得书体的产生是整个社会的事情,只有基于新的实用需求才会产生。目前书写快捷的需求因为IT技术的蓬勃发展显得不重要了,因此从社会角度来说,没有人会天真地在展望有一种新书体的出现。但基于艺术的需求,新的字体合化还会产生,草篆、楷篆、草隶、楷隶等等,面目会不断丰富,当然它只会局限在艺术范畴里。它是艺术陌生化的有效手段之一,但由于篆隶草真行五种书体长久割据书坛的传统和现实也决定了这种陌生化会被要求有一定的限度。

(原文刊发于书画摄影工作室***,经授权重编转发)




往期“合体”文章


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4)《书法合体论》文集征稿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5)沃兴华|也说“合体”
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6)曾来德|站在艺术本体的立场而又尊重文字和书体的约定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7)胡抗美|“合体”的概念反映出一种书法创新思想

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8)刘洪彪|五体之外创立“合体”则功莫大焉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9)陈传席|关于“合体”的意见
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10)曾翔|“合体”的提出,是时代的必然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11)胡传海|合为破

编辑|陈康

审核|童强

评语|张新

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12)

*最终解释权归本***所有

郑雪峰|行书就是草书和楷书杂糅合化而成的新字体(图13)

欢迎关注书法合化与合体研究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