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1)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2)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3)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4)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5)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6)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6)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8)

刘永福(1837-1917),字渊亭,广东钦州(今属广西)人,早年参加天地会起义,曾在广西、云南边境组织黑旗军,其后入越南帮助抗法,屡建战功。1883年5月,被越南王授予三宣提督和一等勇毅男爵。中法战争时,为抵抗法国侵略者,受清政府收编,赏记名提督。曾任广东南澳总兵,广东民团总长等职。他出身贫苦农民,早年当过雇工,没有读书的机会,以他名义发表的檄文、战书、告示、函牍等文字皆由他人代拟。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6)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6)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11)

刘永福“虎”字书法,清末,天河区博物馆藏

闲暇之余,刘永福唯独喜欢书写“虎”字,有传说他为黑虎托世,故对“虎”情有独钟。写时他命手下在旁,选用一整张大宣纸,一挥而就,宣纸上定格出一个别样的“虎”字。“虎”字书写独特,像是象形字,上面两个圆圈就像虎头虎眼,身上多个圆圈代表虎身,侧边似虎爪,一竖为虎尾。当写到“虎”字草书最后一笔(俗称“虎尾”)时,因纸太长难以运笔,他别出心裁,饱蘸墨汁,把毛笔放在竖笔开始的地方,喝一声:“拉!”手下的人,两手稳拿着宣纸的两角,徐徐倒行,一条长长的虎尾,就这样写成了。形神兼备,苍劲有力,走笔疾风,尽显王者风范。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12)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13)

1

←“记名提督统领福字全军关防”印

2

“岭海镇臣”印→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14)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15)

3

←“渊亭”、“臣刘永福”印

4

“刘军门虎字真迹跋”→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16)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6)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6)

“虎”字正上方印章为:“记名提督统领福字全军关防”;右上方:“岭海镇臣”;左下角分别为:“渊亭”、“臣刘永福”,右下角为:“刘军门虎字真迹跋”。

“刘军门虎字真迹跋”内容如下:

军门刘永福,吾粤赳赳之干城也,清季威震一时。彼廼武人不擅文翰,惟精书此虎字,士实珍之。以其笔半枯墨,运此腕力,有如狮子博兔之势。究其一生,所师是仿张国梁者,张书中直屹然如铁柱,刘有其八九矣。此帧,吾得自前清友人转赠,故为宝藏,并跋数语志之。

 民国十一年壬戌夏六月纪佩挥汗補笺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19)

揭阳双峰寺内的张国梁所书“虎”字碑

“刘军门虎字真迹跋”中所提到的张国梁(1823-1860年)曾参加广西“天地会”起义,活动于横县、灵山、钦州一带。后被招降为清兵把总,参与镇压“天地会”擢升千总。多次镇压太平军,获清廷嘉奖。咸丰七年,擢江南提督。咸丰十年落水溺死,追认为太子太保,三等轻骑都尉、一等男爵,又追封为张忠武公。其所书的“虎”字与刘永福所写确实有些相似,或许刘永福是受其启发加以创作的。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20)

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也有类似的“虎”字碑,但作者“邵道人”的身份仍未明晰。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21)

湘西名将刘明灯于清同治六年(1867)冬季所书“虎”字碑。相传刘明灯过草岭时,突遇暴风雨,取《易经》“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之意,就地挥毫此“虎”字,命属下勒刻于巨石上,藉以镇风。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22)

同样出自刘明灯之手的“虎”字碑,写于同治七年(1868),现保存于坪林茶业博物馆。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23)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24)

广州市白云山能仁寺牌坊右侧岩壁上刻有刘永福书的“虎”字。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25)

刘永福“虎”字石刻拓片,天河区博物馆藏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6)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6)

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刘永福从台湾抗日归来,率黑旗军旧部驻营在广州白云山燕塘一带。重阳日,刘永福率部将登上白云山远眺,勾起了他对戎马生涯的回忆。回营后,踌躇满志的他,挥笔写下了奇特的“虎”字,以表心迹。其部属吴氏将此字刻于白云山能仁寺门前的岩壁上,并题跋以志其事。他的好友铁禅曾这样评价“虎”字:“昂然七尺立群伦,祖述未能愧国人。虎视眈眈悬壁警,时观余墨显精神。”

天博藏珍| 刘永福之“虎”字书法(图28)

“虎”字摩岩石刻跋记内容如下:

戊戌之春,余在渊亭军门,带黑旗旧部返五羊城,营于白云山下,训练士卒,未尝少休。时逢九日,渊亭军门率麾下将佐,登山作茱萸会。余携友人刘君丰鸣、拜八弟体和、儿子兆基偕往。少长咸集,登高眺远,闻天风之浪响,潺流水之茫烟,珠海云山都来眼底。抚时感世,不禁日暮。归营渊亭军门兴致不浅,蘸墨挥毫,书成虎字。余见之爱不忍释,刻于岩壁,以志一时之胜。他日重游来此,不必不忍作雪泥鸿爪也。屏山吴质铭鉴,河源陈国、林叔远书。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